时光雨

四十五亿年,一兆六千多亿天,地球上的每一粒尘土,都沉淀着厚重的历史,这漫天风沙,正是缓缓飘落的时光雨。

车窗被安装在顶棚的荧光灯照亮,忠实而又冷漠地反射着我的面容。窗外不见了蓝天与阳光,只剩下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我如同被困在一艘缓缓沉入海底的邮轮中,四周的舱壁随着列车的晃动,有节奏的向我压过来,将原本就不算宽敞的车厢变得更加逼仄。

列车已经驶入地下五分钟三十五秒,我数了又数,手中的护身符总共有四十二个棱角。

不管再来多少次,我都无法习惯这趟列车。就像不管在这里生活了多久,我永远都活得像一个异乡人,只能在偏僻的角落远远窥伺着他人一般。

不过,我也乐在其中。通过观察言谈举止,来推测对方的性格与职业,是我永远也玩不腻的游戏。

“那是神罚!”这次开口的是个“眼镜”,一看就是那种喜欢沉浸在自己世界中...

SRPG开发之八点一·扯淡

哟,大家好,这个年更系列又回来了。

上次写有关它的文章还是19年2月21日。因为被替身攻击了要忙学校里的一些事情:

替身名:导师领域,破坏力:D,速度:E,精密度:E,射程距离:A,持续力:∞,成长性:无。

替身能力:当学生位于以学校为中心的步行一小时距离内时,会被强制要求在9:00AM~10:00PM时位于指定位置。

同时又想了很多有的没的,所以这段时间基本就转入维护了。不得不说转入维护是真的好,没发现bug就放着,想起来了拿来看看整理整理,修正一些小的错误,不用着急去写什么功能,也不用每天端坐一两小时去码字(十点多回寝室十点半到写字台四十五熄灯之前能摆开东西十一点能进入状态就很不错...

宛如鹦鹉螺·其一

1889年2月7日,大西洋,“索菲亚”号渔船

冬日的寒风撕扯着海面,推出重重波涛,卷起雪白的浪尖,同穿过漆黑云层的细密雨丝一起,尽数砸碎在“索菲亚”号深棕色的船舷上,带动船身一左一右有节奏的摇晃。从未乘过船的人,在这波浪中坚持不过十分钟,就得趴在甲板上干呕;但对数十年吃住在海上的水手而言,那不过是在为他们的晚宴打着有规律的助兴节拍。

船长今年三十六岁,法国人。和干这行的所有人一样,他的脸被海风吹的通红,又被太阳灼烧出了淡淡的褐斑,刻下了深深的皱纹,看起来几乎已经快五十岁。不过,只要女儿不在乎,就算自己看起来再老,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切下一块咸肉,合着干面包一起塞进嘴里,简单咀嚼几下,用朗姆酒...

白玫瑰

六月的正午已经带上了一丝夏日的暖意,太阳将自己的光芒撒满这片花田的每一个角落,为眼前的一切景物蒙上一层童话般的光晕。阳光穿透花田正中的槐树,很快便碎成了无数光点,其中一粒投在树冠底部的一片叶子上,将它照的透亮,显露出交错纵横的叶脉来。左右闪躲过层层的枝叶,光点终于透过了树冠,却也变成斑驳的碎影,融化在了白玫瑰的海洋之中。

卵形的花坛旁,是一条小小的长椅。在这里,曾经坐过晨练歇脚的老人,坐过草草一餐的上班族,坐过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也坐过周末同游的一家三口——现在,这条长椅上正坐着我,而她,正团着身子,枕在我的膝上。

温暖的阳光让人有些昏昏欲睡,应该还没吃过午饭,但却感觉不到一丝饥饿。我已经有...

有的没的

老实讲我已经快四年没有新的点子了。

16年底到18年底一直在写《旅人》,16年更早的一点时间与17年上半年的一些时间,写了《交响曲》的重制。《旅人》应该是我第一个完整写完的大长篇,虽然故事并不算紧凑,多少有点悠闲观光旅游掺水的意味在。但真要说起来,从《旅人》的人物到背景设定,乃至一些早期提出的桥段,都能从她身上看到更早的一个企划《Project Cos》的影子。而《交响曲》则更像是对初中乃至高中全部脑洞的一个总结,不仅把原稿里很突兀地超能力设定进行了补完,数个故事线中的主要角色也都有露脸——当时我是有把它做成整个世界观的开篇作的想法在,尽管在偏日常的原设中掺杂了太多科幻乃至奇幻的要素,尽管因...

SRPG开发之八-状态

老实讲,状态系统虽然常见,但本作并没有太多(或者可以说,几乎没有)额外的想法,硬要讲的话,也只有状态之间会根据优先级进行替换了(这也是一个非常常见而且非常直观的想法)。这一部分一开始甚至没有写进策划案,或者说,根本就没打算做。

后来,我慢慢想了一些有代表性的角色技能和符卡。单独做出来一个两个并不困难,但挨个写死进去,工作量大不提,还很难解决后续维护的问题。由于大部分的效果,都可以抽象简化为一个或数个“状态”。再加上和网友( @七月七日遊中書 七月太太!(逃)的讨论中对方提出了数个关于状态的点子,于是,最终还是回到了最开始被忽略的状态系统上来。

有过之前拍脑瓜造AVG轮子...

和风之都的西式点心店

1


大和有那么多条街道,每条街道上有那么多家点心店,她却唯独走进了我这里

“这店的装潢样式蛮少见”

“梦到的”,这时我才想起来待客时应该微笑,“小时候经常做这样的梦。”

她在饼干柜台前蹲下,托着腮,将三层的花花绿绿打量个遍,“做法也是?”

我笑着摇了摇头,“从祖父那里传下来的秘方”

“能留下这么新鲜的玩意……发掘队也算是件美差了。”她指了指黑色的饼干,“可以尝尝么?”

我点头默许。她捏起一片,塞进嘴里,咀嚼两下,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咦,意外的好吃”

我如释重负般的笑笑,“这里根本没办法找齐全部的原材料,只好用芝麻替代。”

“可可?”她站起身来,对我眨了眨眼睛,“我也做过...

Finally,it gets more and more like a srpg game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third year of development :P 

SRPG开发之七-磨刀不误砍柴工


“视频似乎不能定义标题”

不不不,别误会,这不是要咕咕咕的意思,只是咱越来越意识到架构的重要性罢了,“扩展性好的架构能够事半功倍”,真的不只是说说而已


别的东西不谈,单论“抽象性”这一点,将不同模块内部的复杂处理等屏蔽掉,仅提供给外部一个简单的方法来查询处理结果,是比将查询方法做到每一个模块里面,要简单得多,也易懂得多的。虽然引擎本身提供的接口已经高度抽象过了,并没有太多OOP的空间,但OOP的思想,总归还是有着指导意义的


“只会提需求的策划不是好策划”,设计一个技能,并不是将天马行空的点子堆在两页纸上就行,而是要有实现方面的切实考量——不...

1 / 10

© defisym | Powered by LOFTER